当前位置:作品选登 -> 征文作品 ->  正文
香椿情
来源-山东省单县第五中学    作者-门志香    编辑:    发布时间:2020-10-13 00:00:00

坐在车上的我目不转睛地注视马路两旁,搜索一个人的身影。终于,不远处,看到一位身穿校服,戴着口罩的小姑娘走来。

我走下车,或许因戴着口罩,小姑娘没有任何举止,没有任何声音,默默的看着我……,我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把书举起来,示意我是老师,她这才缓过神,紧走两步。师生见面,没有拥抱式的镜头,也许是疫情让学生懂得要和老师保持距离。她伸手接过书的刹那,我鲜明的看到,小姑娘眼里含着泪水……

己亥末,庚子春,新冠病毒肆虐,户户宅家,同防共抗。这突如其来的疫情也牵绊了孩子们走进校园的脚步,本应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上课的学生,现在只能居家线上学习,因学生居家学习资料少,学校组织老师定点定时间到各城镇有序送书,一般是一村镇找一个宽广人少的地方,此地方就是本村镇的学生前来领书的位置,半送半领式。但我班这位小姑娘因家在外县,父母皆在外地工作,爷爷年迈不能相送,公交车不通,无法领书,在此情况下,我就前来给学生送书。疫情虽然可怕,但距离阻隔不了老师对学生的爱与关心,阻隔不了春风十里。

望着眼含泪水的学生,我在想:她是因疫情之下,班主任远道而来,流下感动的眼泪;或许是看到我携带孩子(因家里无人照顾孩子,就坐车跟我一起来送书)想起因疫情不能回家的父母,流下想念亲人的眼泪。亦或许,那是高兴的泪水.......我不是《巴黎圣母院》的埃斯梅拉达,她更不是伽西莫多,但我觉得小姑娘眼里涌出的泪水或许过多的和伽西莫多的泪水一样,那是一份沉甸甸的情吧。

于是,我微笑着打趣:“你刘备啊,见谁都哭。”

小姑娘破涕为笑,用手擦了一下眼泪,然后问:“老师,你冷吗?”

“有点啊”我一边说一边整理一下孩子的衣服。

“那,老师你去家里坐会吧,暖和。”

“不了,咱们在这聊聊吧。”

我们聊了很多,说到关于艺考的事情(我的这位学生是美术生,因疫情也没法校考),聊到她现在学习情况和计划,我鼓励和安慰着学生,并告诉她:你是自己生命的掌舵人,世界很大,风景很美,从容面对风浪,定会成功驶向彼岸,为高考交上一份漂亮的答卷。同时,也告诉她,疫情可控可防,春暖花开日将是团聚日。父母远在他方,却近在咫尺,因为他们心系于你。

不觉间,天微黑。

我转身告别,学生却大声说:“老师,等一下。”

我立刻停下问:“怎么了?”

只见,她不停朝一个方向望着,嘴里说着“等一下”,我满是疑问的看着她,问:“诗琪,还有事吗?”顺着她望的方向我也没看见什么。

“诗琪,天黑了,你回家吧,老师也该走了,你好好在家学习,需要什么就给我打电话。”她默默点了点头,没说话。

把我家小孩抱上车,车缓缓开起,只听见我对象(因我开车技术不佳,路途遥远,他就成了我的专业司机)说:“怎么看着像你学生和一老人跟着车跑,还不停招手。”透过后视镜,我的确看到是我学生。

“快停车。”走下车,我看见小姑娘和气喘吁吁的老人,我猜测应该是学生的爷爷,我明白学生刚才为什么让我等一等了。

看见我,老人喘了一口气说:“老师,孩子爸爸妈妈因为这啥病毒都没回来过年,你看那么远你还来给孩子送书,俺都不知道说啥好。”

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大爷,孩子学习需要书,你看没多少日子就高考了,不能耽误孩子学习,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这时,只见老人颤抖着手递过来一把植物,我仔细一看,“香椿”。老人说:“俺农村也没什么好物件,你看,俺家香椿树刚发芽,天些冷,发芽少,这一点你拿着吧,别嫌少。”我急忙推辞:“不,不,这不能要,给学生送书,让学生好好学习圆大学梦,是每个老师的职责。”推辞不了,面对老人的执着,我收下了这把带着温度的香椿,老人脸上也绽放出了微笑。

此刻,天冷,我心却涌出一股暖意。

车再次慢慢启程,我再次透过后视镜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身影,再看看我手里拿着的这把香椿,这哪是一把香椿啊,而是一份厚重的情!

闻着这香椿芽散发出的香味,不知怎么的,我的视线模糊了。

回到家,我没有舍得吃这把香椿,而是把它晒起来,放在书房里,成为我疫情之下的纪念,同时也启迪我在教书育人的路上坚定地做个行者!

播撒举止之情,拾取点滴之情,浸润铿锵之花!

客服QQ:44683982  | E-mail:shuxiang38@126.com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议管理  |  系统管理

微 信 公 众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