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作品选登 -> 家书作品 ->  正文
在回忆里祭念你
来源-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南昌机务段    作者-嵇娜    编辑:    发布时间:2020-10-13 00:00:00

最最亲爱的爷爷:

真的很遗憾没有赶得及在你生命最后的时刻陪在你身边,没有跟你好好道别。现在每每想起在你弥留之际跟你视频时,镜头那一端的你听见我喊你时你还笑着叫我的名字,我就控制不住的流下泪来,内心更是五味杂陈。我是爷爷你最疼爱的孙女,却没有用同等的爱来回报您。

大多数人成长的深刻记忆都是与父母之间,而我的记忆起源全部是关于你的。从我有记忆起,你就是背微驼,耳微聋,每天都忙于灶台前一日三餐跟门前屋后自留地种点蔬菜瓜果的一寡言的老头。冬季的下雨天清晨是你最忙的时候,因为你要给我准备好带到学校搭饭的米,要给我烧好菜,还要到你那发出嘎吱嘎吱声响的"百宝箱"里翻出一团棉花塞进我雨靴里保暖。小学阶段父母经常加班,你总是陪着我,耐心的给我讲哄睡故事,西游记、水浒传轮番讲遍了,你就给我提及你年轻时划着小船去上海讨生活的经历,还会故意压低声音跟我说:船划进了黄浦江就不能说话,要不然会有"江猪子"闻身而来撞翻船只。好像每次我都会被这句充满魔力的"不能说话"给哄睡着。

或许是因为生于那个物质贫乏,每个人都竭力营生的年代,你习惯了少言少语,姐姐总说你"无可言,无一可言"但我记得你也有可爱的一面,炎热夏天的午后你会边扇着蒲扇边用带着特有的苏北腔口音的普通话给我们讲"麻屋子、红帐子、里面睡个白胖子猜猜是什哩啊?"孩提的我们笑点比较低,每次听你说到"白胖子"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见我们笑的起劲,你还会把手放在胳肢窝处发出"咕砰咕砰"的声音,我们就跟看戏法一样看你简单的动作发出声音来,每次都撒娇的请求你多表演几下。无一例外,每次这种时候都是以你一句:"好了,你们自己去玩吧,爷爷要烧晚饭了"的话语结束。童年的我们不懂事,总是嘟嘴埋怨你不陪我们多嬉闹一会儿,成天就知道烧火做饭,真是个无趣的小老头。那会儿哪里能想到成年离家后的我们最想念的就是爷爷做的饭菜呢。

哥哥姐姐们总说你最疼我,有好吃的一定会留给我这个小孙女吃。撇开你给我吃的那么多袋蜜枣、桂圆不说,印象特别深的就是高中开始了正式的寄宿生活,一个月回家一次,有一次回家你笑着招招手叫我赶紧到碗柜里拿吃的,当我看到一大块那种糖担子上才有的卖的麦芽糖时,尖叫的跳起来,那可真是稀缺的东西,你笑眯眯的跟我说好几年没出摊的挑糖担子的人前几天来了,你算着过几天就到我放月假的时候了,你就敲了一块留给我,还叫我赶紧吃说糖都有点化了。到现在我的记得你留给我的那块麦芽糖有多甜多粘牙,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麦芽糖了。高中好像是各家最拼的时候,不仅是作为学生的我们,就连家长们也倍感压力。陪读的母亲不知道是从哪听来的"秘密"消息称:在高考前一个月,考生家长们若能连续三天零点烧香供奉,家里考生必能金榜题名。为了不耽误考前一个月的时机,母亲早早打电话叮嘱你执行这项重任,我能想象你带着老花镜立于挂历前仔细圈注日期的谨慎样子。到了那"神圣"的考前一个月的日子,你那三天每天早上都会给我们回电话给我们吃"安心丸",很难想象你是否为了不耽误时机而彻夜未眠的等待着零点的到来,而那一年夏天您已经是整九十岁的耄耋老者了。

前几年看过一部《寻梦环游记》,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我想把平淡安稳度过百年的你诉说给每一个后辈们听。所以,现在,我当成是我们短暂的离别,我相信相逢的人会再相逢。而你对我的疼爱,我更会铭记一生。

敬爱你的孙女

2020年4月16日

客服QQ:44683982  | E-mail:shuxiang38@126.com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会议管理  |  系统管理

微 信 公 众 号